菜孃孃的作业号

脾气暴躁,攻击性强,不管闲事,谢谢

《菜孃孃回到川西北后每天都在干些什么》

我的又一段summer crush死去了

我一次一次地穿越秦岭

骑马

满头大汗地吃火锅

穿越在康巴和安多

说德语,用方言骂街

化妆,颤颤巍巍地站上高绑带高跟鞋,穿大腿侧边开衩的黑色长裙

做川西北的酷女孩应该做的一切

其实我自己最清楚不过,一切不过是假装的罢了

我的夏日恋人

于是又远去了

我对妈妈说:“妈妈,以后我要嫁到阿坝去,每天骑着马和我的扎西去镇上买菜。”

妈妈笑着敲我的头,骂我说胡话


巴山,从来都不缺夜雨啊







评论